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大小S诉狗仔案再开庭葛斯齐:从没指控两姐妹吸毒

时间:11-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15

大小S诉狗仔案再开庭葛斯齐:从没指控两姐妹吸毒

娱乐10月31日报道   大小S起诉葛斯齐案30日再次开庭,葛斯齐现身法庭,据媒体,葛斯齐庭末受访指出,“事情已经准备告一段落,太好了”,而被问及大小S律师质疑他提出作为证据的录音档有消音疑虑,葛斯齐解释他当时一手在通电话开扩音,一手拿另一支手机在录音,但因为讲很久,他就把手机放下来了,所以那不是消音,只是声音变小,而他也不能后制拉高音量,因为等于是有剪接,而他也有在法庭上解释。葛斯齐葛斯齐表示,因大小S认为他没有查证就去讲了这些事情,而他提出的录音档就是他採访查证的过程,毕竟过了20多年证据很难取得,而黄子佼直播说了相关事情,汪小菲曾在媒体、微博提过,而他亲身也听闻类似事情,他只是诚心诚意跟大家分享自己采访的过程,“我从头到尾没有指控两姐妹吸毒”,他不了解对方为什么要告一个媒体人,事实上大家都很明白是谁说两人吸毒。葛斯齐除此之外,葛斯齐还说道“当记者跑新闻多少会认识一些黑道人士,多少有些风声和线索,但也是需要经过查证,才能去指控。单纯就是上节目分享自己收到的爆料,如果这样都要被告,以后也没人敢再做新闻。”大S和小S葛斯齐表示他不是第一个指控大小S的人,是黄子佼最新指控大小S的一些劣迹,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黄子佼却没有出现在庭审当中。葛斯齐葛斯齐跟记者说道“很奇怪,来法院的是我。”葛斯齐自己也表示他曾经和黄子佼的助理进行沟通过,但是对方却表示黄子佼不会出席此次的庭审。相关报道:  葛思齐回应被大小S起诉:无理取闹 感谢还我清白黄子佼与大小S娱乐6月25日报道   据媒体24日报道,葛斯齐因关注MeToo,在节目上指出有药头告诉他认识大小S等,被瘦子及大小S接连喊提告。葛斯齐24日表示,直播前后律师和他都有跟其说明法律责任,据实(以告)措施都有做好;至于大小S提告反倒还了他清白,反而要谢谢她们,让外界传言他有收大S的钱当打手的谣言不攻自破。葛斯齐回应葛斯齐接受电访表示,大小S称要对他采取法律程序,但黄子佼那边却反而比较保守说“保留法律追诉权”,有点无理取闹,为何反而是对他比较积极?难道黄子佼讲的是事实,他讲的不是吗?葛斯齐强调,他从头到尾没有说大小S吸毒或用毒,只有说当时在酒店环境中,药头无意中告诉他真实身份,并说曾经认识到大小S等,后续又指出大小S是透过一位黄姓艺人(非黄子佼)向该药头取得,且取得也不见得是有吸食。大S和小S至于S控诉17年前疑被瘦子性侵的部分,葛斯齐表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去阐述事实,而是用采访态度跟质疑面对她们,当下也有律师在场,事前与直播中都有告知她们如果没有证据做出这些指控,会有被提告风险,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吗?当时表示愿意,才会开始让她说,相关据实(以告)措施都有做好。葛斯齐说,“法律都不一定有办法保护自己,何况是我们一般百姓?怎么会善意变成恶意,媒体造谣我爆料人家,我哪时候爆料人家?我从头到尾没有说瘦子性侵人家,再重复一次,重头到尾没有讲瘦子性侵人家”。葛斯齐另外,葛斯齐表示他并非如部分人士所说是要蹭流量,至今为止Metoo运动所做一切没有任何收入,唯一收入就是上节目对方给予通告费,其余都是自愿性做这些事,因为他认为社会不能没有这样的声音。葛斯齐提及,受害者这时候有勇气站出来,让社会关注也是Metoo运动的意义,“当受害者都愿意站出来发声,我没有理由退让拒绝”,何况她本身是一个当事者,不是周边人或关系人,也有律师在场,相关法律风险不论直播前或直播中都有让她知道,她仍愿意告诉大家这件事,也强调绝对属实。葛斯齐葛斯齐表示,在MeToo上,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可受公评。NONO事件有第一个受害者跳出来时,外界也在怀疑真实性,NONO当时还否认称忘记了,因为有受害者公开、媒体介入后NONO才称要诚心反省退出演艺圈。葛斯齐也透露,“我这边还有图片照片跑出来,NONO事件还没结束,很多不见得性侵,很多黑事都在手上,没有选择讲出来是因为现在是MeToo,不是个人行为问题”,他不希望模糊事件焦点,也并非知情就马上就爆料,外界很多都是误解 。葛斯齐最后说,“像大小S的事情,去年5月汪小菲说他们有这样的行为,台湾民众关注时,我遇到消息来源告诉我确实有这样事情,那时才开始怀疑而已,毕竟汪小菲跟他们有利害关系,我也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说法,直到黄子佼现在讲,让一切有更合理解释。很好笑的是,本来是单纯陈述事实,对方说要提告后现在反而有更多爆料进来,其实很谢谢她们,外界这两年一直说我收了大S的钱当打手,但事实上就不是。很感谢提告反而还我清白,一个不攻自破的清白”。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