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又一个顶级巨星,突然走了

时间:04-0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20

又一个顶级巨星,突然走了

突然一则噩耗,震动了影迷圈。音乐家坂本龙一,走了。终年71岁。坂本龙一官方微博据日媒,生前患有直肠癌的坂本龙一于3月28日在东京一家医院去世。直到今天,他的所属事务所发布声明,才确认了消息。全球的音乐迷、影迷,无不哀痛、追悼。年轻时的坂本龙一我们对这位艺术家,也并不陌生。喜欢他的影迷乐迷们,都会亲切地称他为「教授」。作为音乐家,他不仅谱写过大量电影配乐,其中包括中意合拍片《末代皇帝》。1988年,他与大卫·伯恩、苏聪凭借《末代皇帝》共同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作为演员,他也在多部经典电影里贡献过出色的演出。其中包括《末代皇帝》里的日军特务,《战场上的快乐圣诞》里的军官。作为社会活动家,他不仅长期通过音乐来表达反战思想,也一直支持日本无核化,多次进行公开的演讲呼吁。坂本龙一与中国关系也非常友好。2020年,还通过发布了钢琴演奏作品《aqua》,为中国的疫情祈福加油。今天,鱼叔想重新回顾一部几年前关于坂本龙一的纪录片。也借这部作品,让我们一起缅怀这位音乐之神——《坂本龙一:终曲》Ryuichi Sakamoto: CODA坂本龙一,这个名字早已被抬上神坛的高度。奥斯卡、金球奖、格莱美、日本电影学院奖、东京国际电影节武士奖……所有的荣誉都只是世俗的标签,他专注的从来只有音乐本身。在这部纪录片里,我们可以对他超然的音乐追求和创作理念,略窥一二。2012年,坂本龙一前往日本东北部的宫城县。因为听说,那里有一台钢琴在海啸的席卷下死里逃生。他想知道,「钢琴淹死后留下的遗骸」是什么样的声音。2014年,他前往福岛核灾区,想要捕捉那里人迹荒芜后留下的残败,那种如死灰般的寂静。之后,他还参加了东京反对重启核工程的群众游行,鼓励人们坚持信念。同年,他因为被查出患有咽喉癌而取消了一切活动和工作。每天早上,需要吞服各种药物,一粒一粒都显得很艰难。因为病变的缘故,他的唾液量只有正常人的七成,所以吞咽非常难受。这部纪录片原定是要拍成演奏会电影。开拍第二年后得知教授的病情,计划被打乱。后来把断断续续拍了五年的素材和过去的资料拼接剪辑,阴差阳错地成了一部传记片。其实从纪录片的角度来说,拍摄手法很一般。但因为是坂本龙一,所以其他一切都不重要。豆瓣评分,至今高达8.6。年轻时的坂本龙一是电音的先锋实验者,从古早照片中就可见其桀骜不驯,在曲风上也敢于突破与尝试。坂本龙一回忆起年轻时的自己,说那时候东京的文化与科技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瞩目的,很有未来感,而电子音乐就代表着未来和先锋。于是在硕士毕业后,他组建了YMO乐队,前卫激进的风格对整个日本电音乐坛产生了巨大影响。但他也表示,自己对科技的发展态度是中立的。科技的不断发展可能会脱离人的掌控,甚至达到人类无法想象的境界。他不提倡文明上的开倒车,但也始终对科技的不稳定因素保持警惕。在资料视频中,年轻的坂本龙一正在向记者解释电子乐的优势,电脑可以制作出人类手速很难达到的节奏。镜头一转,四十年后的今天,已然头发花白的坂本龙一依然在利用各种电子设备制作音乐。YMO解散后,名气渐长的坂本龙一开始接到各种电影配乐的邀约。大岛渚最先给他抛去了橄榄枝,邀请他和大卫·鲍伊合作主演《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当时崇拜大岛渚的坂本龙一开心坏了。但没有表演经验的他,又不知如何答复,于是提出,希望能让他负责电影的音乐配乐。于是,就有了传世名作《MerryChristmas Mr. Lawrence》。几年后,意大利电影大师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找到了他,邀请他饰演电影《末代皇帝》中的日满电影协会会长一角,同时负责电影原声的创作。回忆至此,坂本龙一说当时自己一周时间内创作出了45首曲子,这样的拼劲也就只有年轻时候能做到了,否则身体根本吃不消。这支 原声带之后获得了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坂本 龙一的名气也达到了巅峰。纪录片一一重现了影片中的经典配乐段落,看得鱼叔真是热泪盈眶。音乐有如此大的魔力,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调动起你最大的情绪。在患病之后,坂本龙一收到 了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的邀请 ,希望他能负责《荒野猎人》的配乐。当时正处于休养期间的坂本龙一,本应拒绝所有工作的邀约。但他说,伊纳里图是他非常喜欢的导演,他实在无法拒绝。录音时,忙碌中的坂本龙一突然剧烈咳嗽了好几声,慌得工作人员赶紧停下一切,等他恢复状态了再继续工作。随着年龄的增长,坂本龙一在创作上更加注重自我表达和社会思考,他开始弃繁从简,从零开始去回归自己曾想要做的音乐。片中有一个镜头鱼叔非常喜欢:坂本龙一头上套着塑料桶,站在雨中感受雨滴敲击的声音。其实他原本是拿玻璃罐子放在雨中,后来觉得不够满意,索性拿着塑料桶自己站到了雨里,也丝毫不在意衣服被淋湿,只是尽情感受被雨滴声包围的世界。很多宣传海报中也用到了这个镜头,因为这很能传达坂本龙一的生活日常:感受声音,捕捉声音,纪录声音。911发生的时候,坂本龙一正在纽约,因为离得很近,他迅速就拿上照相机出去拍照,镜头中尽是毁灭的惨像。但他最在意的一个画面,是一群鸟儿从燃烧中的双子塔前飞过:鸟儿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坂本龙一自问,他开始意识到自然和人造物之间的微妙对立。他弹了一辈子的钢琴,但钢琴的声音却是不连续的,再长的回响最终还是会被周围的杂音所吞没。他想寻找一种永恒的声音。他前往北极,全球变暖最先受影响的地方。把录音设备放进洞穴中去捕捉冰雪融化后的流水声,他说:我好像是在垂钓声音。他踏上非洲大地,融入原始部落的族群生活,惊叹于壮阔的非洲土地却共同一种基本的旋律。而这或许也是人类诞生之初的音乐。而这正是坂本龙一想寻找的永恒,即使历史车轮翻滚,也永不湮灭。他再次提到那台在海啸中幸存的钢琴,一般人都会认为它已经跑音走调了,但坂本龙一却反而为此着迷: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创造了钢琴,把拥有陈年历史的木头嵌入模具中打磨固定,琴弦也要经受几吨的压力,把原本自然存在的物质通过人类的工业加工、文明的力量扭曲成我们意愿中的模样。 声音也是,如果音准不对的话,人们就会说琴松了,音跑了,其实并非是走音,而是这些自然的物质正在拼命挣扎要回到原初的形态。人类按照自己的认知强制调音,说这是自然,但对大自然来说,这其实是非常不自然的状态,我能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对抗感。纪录片的结尾,坂本龙一头垂得低低的,深埋在钢琴声中,他说他正在创作新曲。对于病情,他的态度很乐观,也非常积极配合治疗,如他自己所说:要是本来能多活几年,没活成就可惜了。我想创造出更多拿得出手的作品。在这之后,接受治疗的坂本龙一健康好转。他继续将精力投入到创作之中,为多部电影制作了配乐。包括大热影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韩国电影《南汉山城》、国产电影《第一炉香》,以及还未上映的是枝裕和导演作品《怪物》等。2020年,坂本龙一再次被确诊直肠癌。如果不接受治疗,最多只剩下6个月的生命。于是,他在一年内进行了6次手术,并一直住院,并与癌症进行着抗争。即便如此,坂本龙一依然坚持创作。2022年,他举办了一次特别的钢琴独奏会。此时,坂本龙一的身体状况已经堪忧——「我已经没有足够体力来举办现场音乐会了,或许也是我最后一次以这种形式进行演奏。」所以,他只能一首一首地录制演奏过程。然后经过精心编排和剪辑后,向全球播出录制好的内容。没想到,这一次特别演奏会成了坂本龙一的「终曲」。当我今天看到这个不幸的讣告后,再次想起教授的身影与音符,不禁热泪盈眶。感动于教授为这个世界留下的每一首歌曲。也动容于他对于音乐追求的纯粹于极致。对于他的离去,不舍是必然的。好在,纵容肉体终有逝去的一天,但音乐和电影作品可以长久地留存在世上, 为一代又一代的人 给予 心灵的抚慰与精神的激励。我想,这也是一种生命的永恒。谢谢教授。愿你安息。全文完。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