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第四代网红喜剧人,成功逐梦影视圈

时间:02-2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3

第四代网红喜剧人,成功逐梦影视圈

作者|阿Po《热辣滚烫》的前半段里,贾玲的喜感在意料之中,而李雪琴的心虚一跪更让人忍俊不禁。与大部分喜剧片中的熟面孔相比,又一代网红喜剧人成功逐梦影视圈。所谓网红喜剧人,红于互联网时代,他们的走红过程难免依赖于网友的热炒和网络传播。比如第一代凭借段子剧走红的网红喜剧人白客大鹏,已经成功打造出了元旦档的黑马喜剧片《年会不能停》;第二代凭借春晚小品而家喻户晓、贡献网络热点的沈腾马丽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票房的中流砥柱;第三代以搞笑女性形象冲击影视圈的金靖、李嘉琦(辣目洋子),已经在高口碑现实主义题材剧中扮演主要角色。如今,第四代网红喜剧人也开始崭露头角,尤其是伴着童漠男那句“(脱口秀)行业又没了”,这一代脱口秀演员、喜剧演员更加集中于影视舞台,形成了一个坚实而庞大的第四代网红喜剧人阵营。李雪琴是其中走得比较快的一位,徐志胜在春节前就已加入了腾讯视频新剧《侠客行不通》的剧组,担任男一号,锤娜丽莎在春节档有两部剧集上线,《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的蒋龙、史策等几位喜剧人也集结在《狗剩快跑》和《少爷和我》中。喜剧人逐梦影视圈的好时机又来临了。喜剧人在春节档,谁让观众笑出来了?春节档观众往往冲着合家欢的喜剧片走入电影院,今年电影春节档的喜剧片哪部更好笑呢?受角色个性影响,贾玲在《热辣滚烫》里的笑点集中在前半段反讽男性凝视的部分和对胖女生刻板印象的部分,乔杉与李雪琴的苟合虽然戏份不多,但出现必引发笑声;即使是喜剧人大集合的《飞驰人生2》,魏翔、贾冰、张本煜等人的角色也都在正经做事,全靠与沈腾的对手戏产生笑点。然而,也有影迷认为这两部由国民最认可的喜剧演员主演的电影,本身含“笑”量并不高,甚至不如“普法片”《第二十条》中马丽与雷佳音一场追车上访者的戏来得令人捧腹。但票房数据证明,大部分人还是更认可贾玲和沈腾这两位国民喜剧脸,以及背后的人格化营销事件。在大银幕上,沈腾和贾玲证明了做喜剧人也能单枪匹马带动票房。另一方面,在小荧幕上,喜剧人们也能够独挡一面,这在今年寒假档的剧集中已经开始显现端倪。今年寒假档的喜剧片再次点燃了观众的热情,国产剧市场上消失了一段时间的“贺岁剧”概念以及浓厚的“喜剧贺岁”氛围再度回归。其中,网红喜剧人的跨界功不可忽视,光是“喜剧人团建剧”就有《狗剩快跑》和《少爷和我》两部作品在春节假期前铺垫了气氛。《狗剩快跑》作为一部抗日喜剧,蒋龙与史策以《一喜》冠军组合成员的身份担任该剧的男女主角。原本只为赚大洋而参军的狗剩,在各路人马的周旋中,经历了国仇家恨、步步成长。前半段令人捧腹,后半段则充满了笑中带泪的魅力,CVB与酷云的收视率稳步站在1.5%以上。另一部中短剧《少爷和我》则以《一喜》中詹鑫与张哲华的组合名为剧名,同样由两人担任主角,演绎了12个小故事的集合。与《一喜》舞台上的故事形式相似,内涵丰富,笑点一般,更像是一部寓言合集。除了主演《狗剩快跑》,蒋龙也在《少爷和我》的单元故事中出演了重要角色,他在喜剧中饰演的小人物形象渐渐深入人心。这并没有妨碍他在《虎鹤妖师录》和《时光代理人》等大IP剧中担任男主角,无论是演员的故事还是戏路,都颇有男性观众喜欢的爽文逆袭开挂的味道。同样,网红喜剧人在整个春节档的表现也以蒋龙最为突出。大量的喜剧人以配角身份出演了该档期的电影与剧集,比如李雪琴在电影中虽然抢眼,但出现场次屈指可数。担任前两番主演的,仅有蒋龙、史策、詹鑫、张哲华,大部分还在“刷脸”的上升期。而作品成绩方面,除了蒋龙、史策之外,大部分上升期的喜剧人仍在出演与自己属性相对适配的喜剧,尤其是剧集领域的参与作品,主要以合家欢的贺岁喜剧、短剧为主,一来类型和时长上不够主流,二来更新或者播出时间也是每天中午而非黄金档,决定了作品的播出热度一般。猛看并不帅、细找很耐看的蒋龙,无疑是第四代网红喜剧人中的佼佼者。网红喜剧人逐梦影视圈升级4.0版本在春节档的电影和剧集中,并非只有几部“喜剧人团建”的作品,蒋龙、王小龙、锤娜丽莎都有两部主演或者出演的剧集上线播出,尤其是第四代网红喜剧人在剧集中的“渗透率”颇为可观。“网红喜剧人”的概念比“网红”身份更广义,除了网红转型之外,网络综艺这样的互联网产品脱颖而出的喜剧红人更为众多。近年来,幽默类网综《脱口秀大会》和《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成为了孕育第四代网红喜剧人的摇篮。在此之前,第一代网红喜剧人以万合天宜的元老们为主。在2012~2013年,《万万没想到》和《报告老板》等段子剧在网络上走红,白客、孔连顺、刘循子墨、张本煜等人至今仍活跃在银幕上,他们聚在一起可以创作出《扬名立万》这样的黑马影片,散开来则可以在电影《年会不能停》《飞驰人生》,以及剧集《江照黎明》《鸣龙少年》等作品中扮演点睛之角。第二代网红喜剧人以开心麻花的话剧演员们为主,除了将话剧改编成喜剧电影外,《今天的幸福》系列小品也在春晚上走红。一句充满网感的小品台词“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邪”,也从最当红的IP《盗墓笔记》同人作品角度带起更多年轻网友的追捧。春晚小品和电影的走红起点,注定了这一代喜剧人能够长期占据喜剧巅峰的位置。即使贾玲和沈腾已经在很正经地搞励志和热血,但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这两代家庭长辈看见他们的脸就会想笑。第三代网红喜剧人的金靖和李嘉琦抓住了新一代微短剧的风口,用《生活对我下手了》和《导演对我下手了》系列微短剧助力自己的主角梦想。实际上,他们与第一代起家的段子剧相似,都是为了利用病毒式传播在网络上“刷眼熟”。当第四代网红喜剧人出现时,已经有不少人通过网综“回炉”。蒋龙对自己曾经“腰部艺人”的定位非常清晰,而蒋诗萌则以更低位的“脚部艺人”自称。如果要说他们与前三代网红喜剧人究竟有何不同?或许就在于综艺里脱颖而出后,“上位”的速度更快。“制片人与选角团队对于新面孔的筛选越来越讲究时效性。比起去找一些表演经验少的纯新人,从喜剧网综里挑选人才更为合适。除了综艺里的表演经验之外,很多人本身就是表演科班出身。作为熟面孔的喜剧人,在很多电视剧里调节气氛效果很好。”从事执行制片人工作的小艾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因此,《一喜》和《二喜》才刚刚完结一两年,就已经在春节档里看见选手们扎堆出现在影视剧里。刚经历调整期的影视行业,正需要新鲜血液。对喜剧人们来说,风口就在眼前。喜剧人转型,不止喜剧腾讯视频古装新剧《侠客行不通》开机,“徐志胜+烧饼”出演男主男二的搭配让不少网友“傻眼”,这与所有人印象中“古装偶像剧”的配置过于南辕北辙。虽然徐志胜在开机现场也用了网友的段子自我吐槽“找徐志胜当男主,腾讯你是真饿了”,如果这部戏是像《鹊刀门传奇》一样放在“板凳单元”的喜剧,似乎一切又都合理了起来,毕竟文松在《鹊刀门传奇》里已经是江湖头等帅哥。腾讯视频的“板凳单元”与爱奇艺的“小逗剧场”是近年来最新尝试的喜剧排播带,喜剧类型的回归明显应该是喜剧演员的一个新机会。比较意外的是,平台在培养喜剧类型崛起时,更倾向于成熟的喜剧团体,比如赵本山团队主演的《鹊刀门传奇》和德云社成员主演的《瓦舍江湖》《万春逗笑社》。当然也会有东北喜剧之外的情景喜剧可以包容喜剧人,只是看得出单打独斗的个体喜剧人,在争取出演喜剧时确实比自带IP的团队稍有劣势。那么喜剧人除了喜剧之外,还有其他选择吗?脱口秀演员可能比较困难,因为童漠男作为“行业冥灯”一语成谶。当然脱口秀演员并不是第一批被人认为“行业没了”去拍戏的,“选秀的尽头是演戏”更早一些。只是比起从颜值、流量到演技都卷生卷死的偶像剧领域,喜剧人们恰好又遇到了一个适合他们卷的风口。现实题材剧如今成了第四代网红喜剧人转型的主要路线,口碑黑马剧《一路朝阳》里王皓出演了女主的前男友,不求上进的妈宝体制男演出了很多年轻男性的共鸣,让人恨不起来;女性话题剧《女士的品格》里,王勉与一代网红喜剧人白客分别出演了不同类型的人夫角色。在这两部剧中,作为第四代网红喜剧人的王皓与王勉参与戏份并不算多,不过题材相对严肃、角色略带复杂性,与两人喜剧人的身份有颇大反差。相比之下可以看出王皓的出演更能让观众抛弃他的综艺身份,投入其剧中角色,王勉出演的新手奶爸的角色仍然离不开他综艺中特征性的吉他弹唱,可以调节气氛,不过仍在“做自己”。返乡创业励志剧《故乡,别来无恙》中,任素汐负责引起打工人的共鸣,张弛负责调节气氛,史策负责情伤后的女性励志,而李雪琴则负责用热心东北姑娘的可爱治愈观众。这部戏中任素汐与张弛的角色都带有喜感的成分,二人表演松弛自然;比较意外的是李雪琴出演的i人女生居然可以在剧中谈出一场让观众姨母笑的甜甜恋爱,与她早期做主播、综艺中讲脱口秀的气质大相径庭,算是表现出了对不同戏路的正确把握。反而史策虽然在该剧中演出了女性自强的一面,却在《狗剩快跑》中引来大量争议,或许在选择戏路与角色揣摩上还需有所考虑和磨炼。喜剧人与现实题材剧的适配性不低,选择正确的戏路非常重要,杨笠在《鸣龙少年》里为男女主助攻时就比《七时吉祥》里的转命星君更像本人也更易被接受,而宗俊涛出演豆瓣8.5分古装悬疑剧《繁城之下》的大Boss,却因本身喜剧人的标签过于强烈,被不少观众提前怀疑身份,令悬疑剧的观影感受下降不少。第四代网红喜剧人尚在逐梦影视圈的早期阶段,和角色的适配性、戏路的选择都需要摸索。但大部分想要真正转型影视演员的喜剧人,未来还需要学会“剧抛脸”的演员技能。就好像初代网红喜剧人有不少已经卸下了“喜剧”面具,孔连顺在《鸣龙少年》《以爱为营》中教导主任与霸总司机的角色,严肃到几乎让所有人忘记他男扮女装在头上插鸡腿扮演胖版小龙女的样子了。而白客在历史正剧《问苍茫》里出演蒋介石虽然毫不违和,难免有网友不忘玩一下“王大锤重生之我是校长”的梗。和同样在互联网早期玩段子剧《屌丝男士》的大鹏合作《年会不能停》之后,倒是让人看出他正剧喜剧通吃的潜力。严肃与喜感兼具,或许就是喜剧人们最好的归宿。所以究竟是喜剧多了需要更多喜剧演员,还是因为逐梦影视圈的喜剧人多了因而催生更多喜剧?这个鸡与鸡蛋的问题或许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喜剧与喜剧人的双向奔赴,如今都正当时。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